網站首頁 / 新聞中心 / 本地要聞

90后航天工程師渦陽青年于新辰入選“中國好人”

閱讀次數:2155 作者: 信息來源: 發布時間:2019-06-29 19:21
【字體:  
打印

6月份中國好人名單揭曉,為航天報國理想堅守深山8載,苦練技能參與保障60多顆衛星發射的我市渦陽縣90后工程師于新辰入選敬業奉獻類中國好人。

于新辰,男,1991年9月生,渦陽縣城關街道紅旗社區居民,畢業于清華大學工程力學與航天航空工程專業,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某部隊工程師、西昌發射場低溫動力系統指揮員。2018年5月獲評安徽青年五四獎章。

事跡簡介:2011年,于新辰從清華大學畢業后來到大涼山深處的西昌發射場工作,在山溝里一待就是8年。參加并圓滿完成了包括“嫦娥三號”“嫦娥五號再入返回飛行試驗”“風云四號”“北斗三號”等重大任務在內的共計50次、60多顆衛星的航天發射任務,在“北斗三號”“風云四號”等12次任務中擔任低溫動力系統指揮員。于新辰說:“閑下來的時候也想家,但是為了這份事業,我愿意堅守下去”。

站了十個小時到西昌

趕羊溝、菠蘿溝、楊家溝……西昌發射場地處的大涼山以山高溝深聞名,溝溝偏僻,發射場就建在這些沒有社會依托的深山老溝里。從這里到西昌市區,大概有60多公里的路程,所以科研人員自稱為“溝里人”,外出叫“進城”,回來叫“進溝”。2011年從清華大學工程力學與航天工程專業畢業后,于新辰的工作半徑,就定格在西昌這個山溝里。

“當時畢業也有別的選擇,包括一些在大城市里的科研所。”于新辰說,內心里講,還是想做一些跟行業對口的工作。于是,他放棄了大城市,一頭扎進了素未謀面的“溝里”。

成都到西昌距離400多公里,目前尚未開通動車。每天往返兩地仍以綠皮火車為主。7月份的畢業季,炎熱躁動。第一次到西昌的記憶,于新辰至今印象深刻。一個人拖著行李箱先是飛到成都,然后轉乘綠皮火車到西昌市。當時正值暑假,車票緊俏,買不到車票,他是站了十個小時到了西昌。

“交通確實不太方便。”于新辰說,真正到了之后,看到的跟想象中差不多。“畢竟西昌不是大城市,來之前已經有了充分的心理準備。”

畢業沒幾年便成火箭專家

于新辰已在大涼山深處扎根近8 年。剛來這工作時,他的崗位是發射塔架的電梯操作員,每天上班就是在電梯里接送上下塔架的人到相應的樓層。雖然這看上去是不能再簡單的工作,但是他并沒有絲毫大意,邊工作、邊觀察、邊學習,認真履行好自己的職責,通過一年時間的學習和工作,他完全勝任了該崗位,并擔任該系統箭上專業負責人,由于西昌發射場高密度任務的需求,他又再次被分配到火箭低溫動力系統擔任操作手,通俗的來說他的工作就是為火箭加注燃料,讓火箭“吃飽吃好”。而這份工作卻是衛星發射中心“最危險的崗位”。因為低溫動力系統設計液氫液氧低溫推進劑的加注工作,低溫推進劑溫度極低且易燃易爆,測試流程復雜繁瑣,發射之前要連續精神高強度集中、高強度工作8小時以上,他在這一系統一待就是7年。盡管才27 周歲,卻是一名不折不扣的“老司機”。

說他是“老司機”,主要還是因為于新辰“聽聲檢漏”的本領。為練好氣密性檢查的基本功,于新辰經常對照圖紙反復核對每一個接頭狀態,以至于后來閉著眼睛都能說出接頭的位置和細節,被同事們稱為“活圖紙”。另一方面,為了能快速發現可能存在的漏點,他在氣檢過程中常常仔細辨聽火箭貯箱和氣瓶系統的聲音,練就了“聽聲檢漏”的本領,多次排除了故障。

上學時是細致縝密的學霸

于新辰高中畢業于渦陽第四中學,渦陽四中的孫揚老師是于新辰的物理老師,說起這個弟子他充滿驕傲“他高考時理綜考了286 分(滿分300 分),其中物理幾乎是滿分,高中三年各科成績都非常穩定。他有兩個明顯的優點,一是做題仔細,思維縝密,試卷很少有涂改的痕跡,哪怕是上千字的作文,也幾乎見不到一處涂改的地方;二是善于反思,舉一反三,每次遇到難題,他都會請教老師和同學,并讓老師推薦這個知識點的同類習題。他有一個成績旗鼓相當的同學,他們相互競爭和交流,彼此分享經驗,結果倆人都被清華大學錄取了。大年初六,倆人都參加了我們學校的見面會,把經驗和經歷分享給了師弟師妹們。”

盡管天資聰穎,但于新辰的勤奮也是出了名的。“高三時,他每天至少用掉一根筆芯,書桌上堆滿了草稿紙。”孫揚告訴記者,長相帥氣的于新辰情商也很高,盡管畢業多年,也經常和老師們溝通交流,負責組織一些活動。

于新辰說:“小學時愛看課外書,我媽跑到阜陽的新華書店幫我買了一整套,花掉了父母半個月的工資。好在學習成績比較穩定,小學升初中我是全縣第一,中考時是全市第一。”不僅是學霸,于新辰還活躍在校內校外的多項活動中。熱愛運動的他,完成了2009年和2010年北京國際馬拉松全程比賽;熱愛公益的他,是北京奧運會、清華大學百年校慶、中國網球公開賽等重大活動的志愿者。

會想家但仍希望守在深山

于新辰出身工薪家庭,父母都已退休,“平時和家人一周聯系一次,父母就我這一個兒子,再加上我目前還是單身,身上承載的東西還是很多。”由于工作的繁忙,再加上交通不太便利,于新辰一般每年回家一次,“去年爸媽來看我,住了一個星期。”說起這件事,于新辰很是開心。

為了不讓父母擔心,于新辰沒有完全透露自己的工作環境。除了地處偏遠,在低溫動力系統工作還是有一定危險性的,但對此于新辰顯得十分從容,“只要嚴格按照規程和要求去測試和操作,實際上是不會有什么嚴重后果的。此外,我們也是有相關預案的。”

在業余時間,于新辰在基地的生活主要是看書和跑步,“看書讓我保持思考,跑步讓我保持體能。閑下來的時候也想家,但是為了這份事業,我愿意堅守下去。”

“作為土生土長的安徽渦陽人,我對老家的一草一木都充滿感情和思念。希望家鄉的建設越來越好,老鄉們的生活越來越好。聽說亳州機場建在老家,城際鐵路也在規劃,以后回家會越來越方便。”談到鄉愁,于新辰說會化鄉愁為動力,用新的成就回報家鄉。(來源:安徽文明辦)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足彩进球彩怎么买